图标《九莲灯》【十本】

主要角色
闵觉:老生
田令孜:净
傅奴:末
闵远:小生
单洪:小生
单有缘:老生

情节
晋时宰相何道安(前本作贺道庵)与史后有隙,遂与太监同谋,雇人装刺客冒称史侄,诬捏史后主使。闵觉审问刺客,虽未得口供,然对何道安之奸佞,则知之甚悉。故上参何道安。惜晋君不明真相,反下闵觉于狱。闵觉入狱后,自分必死。乃派其家人傅奴,往告其妻,劝彼等远逃避难。其妻闻信后,不肯远逃,反令傅奴帮同其子闵远至京都,营救闵觉。途中宿一古庙,夜半火判显灵,示意傅奴,谓闵觉被押之南牢,将遭大火,闵觉必被烧死。若欲救主人,必至昆仑莲花山仙果洞道德真君处,求取九莲灯,方得有效。傅奴救主心切。乃由闵远独自赴京,己则单独冒险,求取九莲灯。二人分手后。闵远一日因病倒卧单有缘门旁。单有女彩屏,夜梦猛虎扑门,似是吉兆,遂将闵远迎入家中,代为治疗。后单有缘见闵远人才出众,乃令与其子单洪,结为金兰。清明之日。单有缘同彩屏上坟插柳,被田尚书之子田松看见,遂托人强来求婚。单有缘畏田松势力,极端为难。单洪武艺高强,遂定计伪装其妹,嫁至田家,好将田松杀死,乃令其父妹同闵远先行远逃。为途中方便计,并令其妹与闵远结婚。惟田松将单洪接至其家,将入洞房前,忽患重病,不得已由其妹田翠兰代入洞房。单洪发现并非田松而系其妹,其妹谓恪于礼俗,未便再与他人结婚。二人遂弄假成真,但虑翌晨被其兄发现,必生问题,二人遂相偕逃出。至其乳母之妹家中暂住。傅奴往仙果洞求九莲灯,例须经过阴阳界,即阴间与阳间之分界处,有各种鬼神把守。且在途中,有种种危险及艰苦。傅奴救主心切,一切不顾,终得和合二仙等之助,安抵仙果洞,面谒道德真君。真君怜其真诚,遂允令仙子带九莲灯下凡间。适皇后产生太子。晋王大赦囚犯,十帝阎君,奏请玉帝,谓囚犯出狱,必又扰乱治安,玉帝乃令火德星君,将狱起火,烧死囚犯,闵觉自在其内。因仙子将九莲灯悬于闵觉处,得以无事。监狱官报知晋王,认为系有神保护。晋王大悟,遂将闵觉赦出,官复原职。闵觉虽赖傅奴之求得九莲灯,得不烧死,但傅奴并不知晓。在求得道德真君允派人送九莲灯后,即又照原路返回。经过阴阳界,又至曾经住宿之寺中。寺僧感其忠诚,告以前往京都,必经过某地。该地黄雄作乱,恐有危险。乃教以武艺,并授一镔铁剑,以防不测。又单洪自与田小姐逃出后,暂避其乳母之姨陈氏家中。为访求其父及闵远起见,单洪乃留田小姐于陈氏家中,独自登程。单洪至京都时,闵远已与其父闵觉见面,适遇皇家开考,单洪及闵远各中文武状元,晋王即令二人挂帅往平黄雄之乱。第一仗告捷,惟因黄雄困守山中,不肯外出。晋营中粮食不足,不得不向朝中请粮。而田小姐避留之处,又因黄雄之乱,地方不靖,遂与乳母及陈氏远逃。途中被兵冲散,只田小姐与陈氏宿一店中。店主之子,因窥田小姐美,欲逼成婚。适乱兵至,将店主全家杀死。但又将田小姐抢走。适傅奴行至该地,见田小姐情形,定系被抢,遂将贼首杀死,救出田小姐。田小姐即认傅奴为义父,约定同行赴京。又巧遇闵夫人正由原籍晋京,主仆互遇,喜出望外,遂一同晋京。黄雄困守山中,贪恋酒色,其部下某,向单洪投降。单洪遂乘机将黄雄杀死,凯旋而归。于是单有缘与单洪、田小姐及闵远与单小姐等,均得晤面。时田小姐之父田令孜正为宰相,由田小姐向其父叙述经过,田、闵两家,由是合好。并一同奏请晋王诰封傅奴云。剧中穿插细节甚多,为省篇幅,仅述其梗概如上。

注释
本剧剧情,与《粉宫楼》相同。惟《粉宫楼》剧,只系本剧之一部,仅至闵觉审问刺客未得真实口供即止。本剧共十本。
按此剧本原为十二本,惜稍有遗失。好在内容情节,尚可连串。兹先行付印,日后若能找得,当再补足也。

根据《国剧大成》第五集整理

录入:戊戌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474.49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太监同上,同站门。晋王上。)

晋王   (西皮正板)  皇恩浩荡民瞻仰,

             孤王有道振帝邦。

             昭阳产生后朝上,

             赦免天下共钱粮。

             文武状元贼扫荡,

             旗开得胜转朝堂。

             前有捷报回朝往,

             今日复命见孤王。

             尧天舜日孤安享,

             洪福齐天乐无疆。

(黄门官上。)

黄门官  (唱)     晋主有道军民畅,

             狼狈扫尽君安康。

     (白)     臣,黄门官李振见驾,晋皇万岁!

晋王   (白)     平身。

黄门官  (白)     万万岁!

晋王   (白)     卿家上殿有何本奏?

黄门官  (白)     臣启万岁:今有文武状元,得胜回朝。现在午门候旨。

晋王   (白)     与孤传旨:闵玉良、单洪上殿。

黄门官  (白)     臣领旨。

             万岁有旨:二家状元上殿。

闵远、

单洪   (内同白)   领旨!

(闵远、单洪同上。)

闵远   (念)     得胜回朝转,

单洪   (念)     把本奏龙颜。

闵远、

单洪   (同白)    臣(玉良)(单洪)见驾,吾皇万岁!

晋王   (白)     二卿平身。

闵远、

单洪   (同白)    万万岁!

晋王   (白)     二卿将征战山寇之事,一一奏来。

闵远、

单洪   (同白)    容奏!

(〖风入松〗。)

晋王   (白)     此乃二卿之功。

闵远、

单洪   (同白)    吾主洪福。

晋王   (白)     单卿听封。

单洪   (白)     臣。

晋王   (白)     卿家征战有功,封卿为节度使。

单洪   (白)     谢主龙恩。

晋王   (白)     闵卿听封。

闵远   (白)     臣。

晋王   (白)     封卿为侍讲学士,并赏赐二卿明珠彩缎百匹,免朝一月。

闵远、

单洪   (同白)    谢主龙恩。

晋王   (白)     随征将官,加升三级。兵丁各赏官宝一锭。

             内侍传孤旨意:命光禄寺大摆筵席,与闵、单二卿贺功。

四太监  (同白)    领旨。

(四太监同下。)
闵远、

单洪   (同白)    谢主龙恩。朝事已毕,请驾回宫。

晋王   (白)     退班。

(晋王、闵远、单洪自两边分下。)

【第二场】

(闵觉、单有缘同上。四家丁、二院子同暗上。)

闵觉   (念)     门前悬灯结彩,

单有缘  (念)     今朝喜气又来。

闵远、

单洪   (内同白)   二位状元回府。

二院子  (同白)    二位状元回府。

闵觉   (白)     动乐相迎。

二院子  (同白)    动乐相迎。

(〖吹打〗。四青袍、闵远、单洪同上,闵远、单洪同下马。)

闵远   (白)     啊,爹爹!

闵觉   (白)     吾儿!

闵远   (白)     岳丈!

单有缘  (白)     贤婿!

单洪   (白)     亲家爹!

闵觉   (白)     亲家儿!

单洪   (白)     爹爹!

单有缘  (白)     单洪!

闵觉、
单有缘、
闵远、

单洪   (同笑)    啊哈哈哈!

闵觉   (白)     大家坐下。

闵远、

单洪   (同白)    告坐。

闵觉   (白)     你弟兄二人,前去兴兵。如何把山贼剿灭?

单洪   (白)     亲家爹容禀!

     (西皮正板)  孩儿同定我妹丈,

             弟兄领兵到战场。

             遇着黄雄真猛将,

             此人武艺果然强。

             一仗洪福战贼党,

             铜锤伤贼败山岗。

             紧闭山寨不交仗,

             围困贼寇内无粮。

             逼得黄雄自刎丧,

             因此得胜转回乡。

             多蒙万岁皇恩荡,

             加封官职镇朝纲。

闵觉   (笑)     哈哈哈!

     (唱)     虽然年幼有志量,

             贤侄可称将豪强。

             非是老丈来夸奖,

             算得国家一栋梁。

     (白)     山寇黄雄,乃是一个有名的贼寇,英勇非常。若不是亲家儿英勇,焉能得胜剿灭贼寇!

单洪   (白)     伯父夸奖。

闵觉、

单洪   (同笑)    哈哈哈!

(傅奴上。)

傅奴   (唱)     少主人得胜归我心神爽,

             进厅房笑颜开满面春光。

     (白)     哎呀,少东人得胜回朝,可喜可贺!

闵远   (白)     哎呀,老院公。你这舍命的恩公,我父子如何报恩!

(闵远跪,哭。)

傅奴   (白)     公子爷不可如此,这样折煞老奴。奴报主恩,是份所当然的了哇!

闵远   (白)     不知老恩公几时来到京内?

傅奴   (白)     老奴回来,方才数日。沿路凶险,一言难尽。

(〖牌子〗。)

傅奴   (白)     公子爷,你我分别之后,公子累遇艰险,太老爷已然对我说明。

闵远   (白)     求灯救父,全亏与你呀!

     (唱)     你的恩义世间少,

             久后凌云把名标。

             走向前来忙跪倒,

傅奴   (白)     哎呀,少主人折煞老奴了!

闵远   (唱)     酬谢答救恩与劳。

傅奴   (白)     老奴中途搭救田小姐,又遇夫人相会呵!

(〖牌子〗。)

闵远   (笑)     哈哈哈!

     (白)     贤弟。令夫人已到,今日团圆。明朝该与小姐同到相府说破,免得令岳父怀疑。

单洪   (白)     弟遵命。

闵觉   (白)     后堂排宴,大家同饮。

单有缘  (白)     亲翁请哪!

闵觉   (白)     亲翁请!

单有缘、

闵觉   (同笑)    哈哈哈!

(众人同下。)

【第三场】

(二丫鬟同上。田翠兰上。)

田翠兰  (引子)    适才丫鬟报信,喜公子转回都京。

单洪   (内白)    单公子归来了。

(二院子、单洪同上。)

单洪   (白)     啊小姐!

田翠兰  (白)     啊公子,请坐。

单洪   (白)     有坐。

田翠兰  (白)     公子得胜回朝,可喜可贺。

单洪   (白)     此乃天子洪福。哎呀小姐,你我分别,好伤感人也!

     (西皮正板)  未曾开言心自惨,

             夫妻相逢好痛酸。

             年前分别实悲叹,

             心急事紧奔长安。

             一直投到天官府,

             幸喜遇见父高年。

             正遇山寇起反乱,

             天子开科选英贤。

             立志发愤去考练,

             鳌头独占武状元。

             奉命兴师把贼战,

             凯歌得胜转回还。

             官封节度荣耀显,

             几番颠险又团圆。

田翠兰  (西皮正板)  自从分别奴悬念,

             度日如年一样般。

             每日奴家将你盼,

             谁知平地起祸端。

             反贼兴兵抢州县,

             百姓黎民都不安。

             四人弃走逃灾难,

             陈氏撇了她家园。

             偏偏遇贼来冲散,

             奶公、奶母影无边。

             多亏陈氏来陪伴,

             沿路难行受熬煎。

             那日住在招商店,

             谁知陈氏起不端。

             她与店婆来勾串,

             卖与店东把钱贪。

             次日陈氏行走远,

             店婆前来对我言:

             店东夫妻有一子,

             名唤王招正少年。

             强逼为婚与奴见,

             我不依从把脸翻。

             巧遇贼兵闯进店,

             凶如猛虎下高山。

             可叹店家把命染,

             一家三口丧黄泉。

             随后就把奴绑练,

             倒背双手用绳拴。

             横担马上把路趱,

             幸遇傅奴救命还。

             傅奴将贼来杀散,

             这才将我绑放宽。

             他救奴家恩非浅,

             认为义父奔长安。

             途中又把夫人见,

             带进京都到此间。

             你我今朝重睹面,

             花又重开月又圆。

单洪   (白)     呀!

     (唱)     可叹小姐遭颠险,

             铁石人闻也泪涟。

             不由心内好伤惨,

             且喜今朝又团圆。

     (白)     贤妻你受了许多的苦楚,如今可算难满灾消。我正有一事与你商议。

田翠兰  (白)     有何商议?

单洪   (白)     你我既然在此,我又在朝为官,岂有不与令尊认亲之理。我欲要与你同到相府,不知贤妻意下如何呢?

(田翠兰想。)

田翠兰  (白)     这个……奴与你相府认亲,虽是正理。怎奈其中有个原由。

单洪   (白)     什么原由?

田翠兰  (白)     原是那田、闵二姓结亲,割下衫衿为证。我那天伦,岂知你我巧遇姻缘。此去多有不便,只恐我父多疑,待奴前去先将原由说明,然后差人相请公子。你看此事如何?

单洪   (白)     小姐高见不差。正合我意。小姐明日先到相府,见了岳丈,把这原情说破,然后我再去拜见,听候信音便了。

     (唱)     小姐去把岳丈见,

             全仗金口两周全。

田翠兰、

单洪   (同笑)    哈哈哈。

(田翠兰、单洪同下。)

【第四场】

(二丫鬟同上,李氏上。)

李氏   (西皮摇板)  清晨起梳洗毕安然坐定,

             田小姐要过府前去认亲。

             叫丫鬟即忙的把她来请,

             你就说夫人我有话细云。

二丫鬟  (同白)    有请田小姐。

(田翠兰上。)

田翠兰  (西皮摇板)  忽然听小丫鬟将奴来请,

             进房中告辞那诰命夫人。

     (白)     参见婶母。

李氏   (白)     小姐少礼。请坐。

田翠兰  (白)     告坐。

李氏   (白)     小姐此番过府认亲,对令尊夫人,须要说明白了。

     (西皮正板)  小姐你把令尊见,

             凡事都要说周全。

             你见宰辅莫轻慢,

             始末原由休隐瞒。

             姻缘巧配安排换,

             非是闵门悔前言。

             虽然不曾结亲眷,

             答救小姐在路间。

             见了令尊好相劝,

             两家和好莫结冤。

田翠兰  (白)     遵命。

     (唱)     婶母但把心放宽,

             些许之事说周全。

             辞别婶母府外转,

(轿夫上。四青袍自两边分上,同领下。)

田翠兰  (唱)     分别几载好伤惨。

(田翠兰、轿夫同下。)

李氏   (唱)     只恐她父心记念,

             等候回音问一番。

(李氏下。)

【第五场】

(二田院子、田令孜同上。)

田令孜  (西皮二六板) 老夫当朝官一品,

             势压满朝武和文。

             幸喜晋君宠恩甚,

             藐视群臣何在心。

(二田院子同上。)

二田院子 (同白)    启相爷:原籍小姐到了。

田令孜  (白)     啊?小姐不在原籍家中,我又未曾接她,如何进京?不知何故?

             哦,去迎接你家小姐。

(二丫鬟同上。)

二丫鬟  (同白)    啊。

(二丫鬟同迎接。四青袍、轿夫、田翠兰同上。)

二丫鬟  (同白)    啊,小姐。你哪好哇?

田翠兰  (白)     啊,丫鬟们!

田令孜  (白)     啊,儿吓!

田翠兰  (哭)     哎呀,爹爹吓!

     (唱)     一见爹爹珠泪滚,

             不由一阵痛伤情。

             天伦在京身安稳,

             为何不想女娇生?

(田翠兰哭。)

田翠兰  (唱)     我今来到京都郡,

             一路受尽罪无穷。

             不是神佛天护定,

             想要相逢万不能。

田令孜  (唱)     听儿言来吃一惊,

             心内着忙暗思忖。

             向前挽起亲生女,

     (西皮正板)  爱女连连叫几声:

             你今如何这等论?

             定有缘故在其中。

             想必哥嫂不仁义,

             故此离家奔京城。

             有何委屈对父论,

田翠兰  (西皮正板)  提起兄长乱胡行。

             仗势欺压众百姓,

             受害之人数不清。

             三月清明去游景,

             遇见个女子上坟茔。

             只因生得多美俊,

             硬强前去讹诈亲。

             无计奈何民应允,

             强娶女子到家中。

             兄长犯了心疼病,

             孩儿陪着女花蓉。

(田令孜怒。)

田令孜  (白)     这个冤家,纵性狂为,强娶民间女子。忽犯心疼之病,此乃神佛不佑,降下灾星。不知后来,可与此女婚配?

田翠兰  (白)     哎呀,天伦哪!其中的隐情,说将起来话长,那女子父亲姓单名唤有缘,乃是本处头一家财主。他还有个儿子,年正青春,人才出众,武艺超群,假装新人来刺我兄。不料哥哥得病,叫儿陪伴,不知他是个假扮新人。

田令孜  (白)     可恼哇可恼!

     (西皮二六板) 越思越想心头恨,

             狗子冤家乱胡行。

             若要说起这件事,

             笑坏合朝文武卿。

             明日差人回原郡,

             叫他急速进都京。

             为父若见田松面,

             定要他命赴幽冥。

田翠兰  (唱)     老爹爹不必怒气生,

             还有原由讲其情。

     (白)     爹爹不必着急,还有一事禀报:爹爹虽与闵老爷割下衫衿,幸喜内中还有隐情一段。待我细禀天伦,才得明白了。方才言道,假扮新人,乃是单有缘之子名单洪。这后来呵……

(〖牌子〗。)

田令孜  (唱)     女儿说明内中情,

             此乃偶逢双奇婚。

             天配姻缘结前定,

             前因后果并非轻。

             单洪夺魁头名中,

             挂帅征贼建奇功。

             官封节度身重任,

             郎才女貌两相应。

             只因你兄行不正,

             我儿避难奔京城。

             路遇贼兵遭不幸,

             闵府家人救残生。

             傅奴救女恩义重,

             况且闵觉烈又忠。

             从此再不怀旧恨,

             两家和好免相争。

田翠兰  (白)     天伦此事行来,甚是有理。

田令孜  (白)     待为父即写请帖。

             家院,看文房四宝伺候。

(〖牌子〗。)

田令孜  (白)     家院,命你二人相请闵老爷、单员外、文武二位状元,还有傅管家前来。

二田院子 (同白)    遵命。

(二田院子同下。)

田令孜  (白)     儿吓,随为父后面饮酒哇!

     (唱)     下帖相邀将亲认,

             明朝设宴在前厅。

(田令孜、田翠兰同下。)

【第六场】

(闵觉、单有缘、闵远、单洪、傅奴同上。)

闵觉   (唱)     合家畅聚多欢庆,

             每日庭前饮刘伶。

             受享荣华三生幸,

             平安乐享永康宁。

(院子上。)

院子   (白)     启老爷:今有田丞相有帖,相请老爷过府。

闵觉   (白)     呈上来,待你老爷观看。

(〖牌子〗。)

闵觉   (白)     喂呀!

     (笑)     哈哈哈!

     (白)     据我看来,一定是奸党醒悟,自知己过,故此才下帖来请,待我前去相见,看他有何话说来。

             对那来人去说,你老爷随后就到。

(田院子甲同上。)

院子   (白)     我家老爷随后就到。

田院子甲 (白)     是。有劳了。

(田院子甲下。)

闵觉   (白)     啊亲家,田丞相相请亲家并二位文武状元还有傅管家,大家一同前往田相府拜望。

闵远   (白)     吩咐外面预备马匹,往田相府去者。

(四家丁自两边分上。)

院子   (白)     外面预备马匹,往田相府去者。

(众人同下。)

【第七场】

(田院子甲上。)

田院子甲 (念)     有事忙通报,无事不乱传。

     (白)     有请相爷。

(田令孜上。)

田令孜  (念)     有事在心头,终朝眉头绉。

     (白)     何事?

田院子甲 (白)     闵老爷、单员外、二位文武状元到府。

田令孜  (白)     有请。

田院子甲 (白)     有请闵老爷吓!

(四青袍、闵远、单洪、傅奴、单有缘、闵觉同上。〖吹打〗。)

田令孜  (白)     啊,年兄!

闵觉   (白)     丞相!

田令孜、

闵觉   (同笑)    啊,哈哈哈!

     (同白)    请。

(闵远、单洪、傅奴、单有缘、闵觉、田令孜同进门。)

闵觉   (白)     丞相,这就是单员外。

田令孜  (白)     啊亲家。

单有缘  (白)     啊相爷。

田令孜、

单有缘  (同笑)    啊哈哈哈!

闵觉   (白)     你二人见过相爷。

闵远、

单洪   (同白)    (闵玉良)(单洪)参见相爷。

田令孜  (白)     贤侄、贤婿少礼。请坐。

闵远、

单洪   (同白)    告坐。

田令孜  (白)     闵年兄,本相素有不周之处,甚是得罪。

闵觉   (白)     岂敢。

田令孜  (唱)     从今以后无别论,

             事事都要顺仁兄。

             知过必改秉忠正,

             本相怎肯再愚蒙。

     (笑)     哈哈哈!

闵觉   (唱)     从今说过休记恨,

             须念相交素日情。

田令孜  (白)     家院,看酒伺候。

田院子甲 (白)     啊。

田令孜  (白)     待我把盏。

闵觉   (白)     不敢当了。

田令孜  (唱)     贤侄、贤婿登金榜,

             文魁武首姓名扬。

             剿灭山贼报主上,

             得胜还朝姓字香。

             今朝相府将亲会,

             贤婿见面喜非常。

             回头对我年兄讲,

             愚弟有言听端详。

     (白)     请问年兄,哪一位是傅院公?请来见礼。

(傅奴跪。)

傅奴   (白)     哎,小人是何等之人,敢与丞相见礼。

田令孜  (白)     院公,你请起吓!

     (西皮二六板) 途中搭救我的女,

             雄威猛烈把贼敌。

             看你全忠又全义,

             舍命救主世间稀。

             有朝一日青史记,

             你的美名万古提。

             女认义父她拜你,

             愿你长生福寿齐。

             恩公请坐话商议,

(傅奴坐。)

田令孜  (唱)     按席每位敬三杯。

闵觉、

田令孜  (同笑)    哈哈哈!

(家丁甲上。)

家丁甲  (白)     启相爷:今有原籍家下差人,求报急事,现在相府外伺候。

田令孜  (白)     命他进来。

家丁甲  (白)     伙计,相爷传你进见。

(家丁乙上。)

家丁乙  (白)     有劳了。

             小人叩见相爷。

田令孜  (白)     罢了。起来。

家丁乙  (白)     谢相爷。

田令孜  (白)     你这样慌张来到京都,家中有什么急事吓?

家丁乙  (白)     相爷容禀!

田令孜  (白)     讲上来。

家丁乙  (西皮二六板) 未曾开言泪难忍,

             尊声相爷在上听:

             公子在家身得病,

             如若说来好怕惊。

             遍体浑身俱长症,

             肉烂皮开满血浓。

             昼夜疼痛难安寝,

             犹如刀割一般同。

             请来良医不中用,

             妙药仙丹总不灵。

             毒气攻心身丧命,

             不幸病故在家中。

田令孜  (白)     哎呀,儿吓!

     (唱)     听儿身丧心酸痛,

             年过半百丧姣生。

             这是儿的天报应,

             恶贯满盈天不容。

     (哭)     儿吓!

闵觉   (白)     丞相!令郎不幸西游,虽然情惨,但这人死不能复生,老丞相还要开怀解闷。也是公子阳寿已到,相爷须得保重身体要紧。

田令孜  (白)     年兄有所不知。此子在日实实不肖。寿命尽矣,倒也不惜。只因父子天性,不由我心中惨痛。小儿既死,不必再论。本相今日邀请年兄与单亲家二位状元前来,头一件为的会亲。二一件还有一桩事情,与年兄商议。

闵觉   (白)     有何金言,相爷请讲。

田令孜  (白)     我想傅管家忠义救主、侠义非俗。闯过阴阳界,拜求九莲灯。此乃是一件罕闻的异事。今本相欲要与年兄二位状元一同写本奏圣上,求天子垂恩旌奖义仆,以表国家祥瑞。不知年兄尊意如何?

闵觉   (笑)     哈哈哈!

     (白)     此乃丞相恩德,下官岂不从命。看天色已晚,就烦相爷修本,作一本头。我等作一本尾。

田令孜  (白)     就便如此。年兄再饮几杯。

闵觉   (白)     酒已够了。我等告辞。

田令孜  (白)     待本相相送府外。

(四青袍自两边分上,同领下。闵远、单洪、单有缘、傅奴同下。)

闵觉   (白)     相爷请回!

     (笑)     哈哈哈!

(闵觉下。田令孜笑,下。)

【第八场】

(四小太监、二大太监同上,同站门。晋王上。)

晋王   (引子)    龙门展放,众群臣,朝见孤王。

(田令孜、闵觉、闵远、单洪自两边分上。)
田令孜、
闵觉、
闵远、

单洪   (同白)    臣等见驾,吾皇万岁!

晋王   (白)     众卿平身。

田令孜、
闵觉、
闵远、

单洪   (同白)    万万岁!

晋王   (念)     钟鸣鼓响振朝班,孤王有道坐江山。只因山寇来反乱,且喜扫净凯歌还。

     (白)     孤,大晋天子在位。只因前者粉宫楼前拿住刺客,未得审明。不想天意火焚刑部监牢众犯烧死,此案已消。山寇反乱,四海狼烟已息。孤享太平。

             众卿有本早奏,无本退班。

田令孜、
闵觉、
闵远、

单洪   (同白)    臣等有本启奏。

晋王   (白)     本章呈上龙书案。

田令孜  (白)     领旨。

(大太监甲递本章。)

晋王   (白)     众卿平身。

田令孜、
闵觉、
闵远、

单洪   (同白)    万万岁!

晋王   (白)     待孤观看。

(〖牌子〗。)

晋王   (白)     原来吏部闵觉家下仆人傅奴,舍命救主,拜请九莲灯,忠义双全,请恩旌奖。

     (笑)     哈哈哈!

     (白)     闵卿。

闵觉   (白)     臣。

晋王   (白)     傅奴今在何处?传朕旨意,宣义仆傅奴上殿。孤亲自观看此人的人品如何。

闵觉   (白)     臣领旨。

             万岁有旨:宣仆人傅奴上殿。

(傅奴上。)

傅奴   (白)     领旨!

     (念)     忽听君王诏宣,即忙叩见龙颜。

     (白)     草民傅奴,见驾吾皇万岁。

晋王   (白)     抬起头来。

傅奴   (白)     草民有罪不敢抬头。

晋王   (白)     恕你无罪。

傅奴   (白)     谢万岁!

(晋王看。)

晋王   (笑)     哈哈哈!

     (白)     孤念你仗义双全,封你金带指挥。寡人勅赐龙玉匾额,忠义侠烈。

傅奴   (白)     谢主龙恩。

晋王   (白)     傅指挥,不知你可有妻子无有?

傅奴   (白)     微臣原有结发,不幸早亡。

晋王   (白)     既然如此,朕内院有一掌宫婆,今年四十二岁。生得美貌双全,寡人赐你为妻。倘若生下一男,不绝忠义之后。

傅奴   (白)     只是龙恩甚重。

晋王   (白)     平身。

傅奴   (白)     万万岁!

晋王   (白)     众卿择选良辰吉日,内侍即送掌宫婆与指挥完婚。

田令孜、
闵觉、
闵远、

单洪   (同白)    臣等领旨。请驾回宫。

晋王   (白)     退班。

(四小太监、二大太监、晋王自两边分下。四御林军抬匾额上写“忠义侠烈”同上。)
闵觉、

傅奴   (同白)    全仗相爷提奏。

田令孜  (白)     天官指挥太谦了。你我各回府第,择选良辰吉日,再与指挥贺喜。

(田令孜、闵觉、闵远、单洪、傅奴同笑。)
田令孜、
闵觉、
闵远、
单洪、

傅奴   (同白)    请哪!

(众人同下。〖尾声〗。)
(完)


浏览次数:230 ┊ 字数:9327 ┊ 最后更新:2019-08-23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