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九莲灯》【九本】

主要角色
傅奴:末
田翠兰:旦
闵觉:老生
单洪:小生
闵远:小生
黄雄:净

情节
晋时宰相何道安(前本作贺道庵)与史后有隙,遂与太监同谋,雇人装刺客冒称史侄,诬捏史后主使。闵觉审问刺客,虽未得口供,然对何道安之奸佞,则知之甚悉。故上参何道安。惜晋君不明真相,反下闵觉于狱。闵觉入狱后,自分必死。乃派其家人傅奴,往告其妻,劝彼等远逃避难。其妻闻信后,不肯远逃,反令傅奴帮同其子闵远至京都,营救闵觉。途中宿一古庙,夜半火判显灵,示意傅奴,谓闵觉被押之南牢,将遭大火,闵觉必被烧死。若欲救主人,必至昆仑莲花山仙果洞道德真君处,求取九莲灯,方得有效。傅奴救主心切。乃由闵远独自赴京,己则单独冒险,求取九莲灯。二人分手后。闵远一日因病倒卧单有缘门旁。单有女彩屏,夜梦猛虎扑门,似是吉兆,遂将闵远迎入家中,代为治疗。后单有缘见闵远人才出众,乃令与其子单洪,结为金兰。清明之日。单有缘同彩屏上坟插柳,被田尚书之子田松看见,遂托人强来求婚。单有缘畏田松势力,极端为难。单洪武艺高强,遂定计伪装其妹,嫁至田家,好将田松杀死,乃令其父妹同闵远先行远逃。为途中方便计,并令其妹与闵远结婚。惟田松将单洪接至其家,将入洞房前,忽患重病,不得已由其妹田翠兰代入洞房。单洪发现并非田松而系其妹,其妹谓恪于礼俗,未便再与他人结婚。二人遂弄假成真,但虑翌晨被其兄发现,必生问题,二人遂相偕逃出。至其乳母之妹家中暂住。傅奴往仙果洞求九莲灯,例须经过阴阳界,即阴间与阳间之分界处,有各种鬼神把守。且在途中,有种种危险及艰苦。傅奴救主心切,一切不顾,终得和合二仙等之助,安抵仙果洞,面谒道德真君。真君怜其真诚,遂允令仙子带九莲灯下凡间。适皇后产生太子。晋王大赦囚犯,十帝阎君,奏请玉帝,谓囚犯出狱,必又扰乱治安,玉帝乃令火德星君,将狱起火,烧死囚犯,闵觉自在其内。因仙子将九莲灯悬于闵觉处,得以无事。监狱官报知晋王,认为系有神保护。晋王大悟,遂将闵觉赦出,官复原职。闵觉虽赖傅奴之求得九莲灯,得不烧死,但傅奴并不知晓。在求得道德真君允派人送九莲灯后,即又照原路返回。经过阴阳界,又至曾经住宿之寺中。寺僧感其忠诚,告以前往京都,必经过某地。该地黄雄作乱,恐有危险。乃教以武艺,并授一镔铁剑,以防不测。又单洪自与田小姐逃出后,暂避其乳母之姨陈氏家中。为访求其父及闵远起见,单洪乃留田小姐于陈氏家中,独自登程。单洪至京都时,闵远已与其父闵觉见面,适遇皇家开考,单洪及闵远各中文武状元,晋王即令二人挂帅往平黄雄之乱。第一仗告捷,惟因黄雄困守山中,不肯外出。晋营中粮食不足,不得不向朝中请粮。而田小姐避留之处,又因黄雄之乱,地方不靖,遂与乳母及陈氏远逃。途中被兵冲散,只田小姐与陈氏宿一店中。店主之子,因窥田小姐美,欲逼成婚。适乱兵至,将店主全家杀死。但又将田小姐抢走。适傅奴行至该地,见田小姐情形,定系被抢,遂将贼首杀死,救出田小姐。田小姐即认傅奴为义父,约定同行赴京。又巧遇闵夫人正由原籍晋京,主仆互遇,喜出望外,遂一同晋京。黄雄困守山中,贪恋酒色,其部下某,向单洪投降。单洪遂乘机将黄雄杀死,凯旋而归。于是单有缘与单洪、田小姐及闵远与单小姐等,均得晤面。时田小姐之父田令孜正为宰相,由田小姐向其父叙述经过,田、闵两家,由是合好。并一同奏请晋王诰封傅奴云。剧中穿插细节甚多,为省篇幅,仅述其梗概如上。

注释
本剧剧情,与《粉宫楼》相同。惟《粉宫楼》剧,只系本剧之一部,仅至闵觉审问刺客未得真实口供即止。本剧共十本。
按此剧本原为十二本,惜稍有遗失。好在内容情节,尚可连串。兹先行付印,日后若能找得,当再补足也。

根据《国剧大成》第五集整理

录入:戊戌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455.31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傅奴上。)

傅奴   (白)     走哇!

     (二黄摇板)  善恶昭彰天有眼,

             循环报应在眼前。

             为善之人天怜鉴,

             作恶之人逃脱难。

             正行中间回头看,

(〖内喊声〗。)

傅奴   (白)     哎呀!

     (二黄摇板)  尘垢飞空冲碧天。

(四蓝文堂、四下手、李太永押田翠兰同上,过场,同下。)

傅奴   (白)     哎呀!这些贼兵,马上驼定一女子,不住啼哭,一定是遭擒被抢之人。可叹她落在贼人之手,此一去不是失节,必然丧命。想我年老之人,头一件要忠直侠义,第二件要行阴德。我前者在古佛庙堂,曾得老僧的传授,学成了一身武艺,手内又有镔铁剑。我何不向前把贼兵打败,救下此女。岂不是件好事?

(傅奴拔剑。四蓝文堂、四下手、李太永押田翠兰同上。)

李太永  (白)     呔!何人挡住你大王的去路?

傅奴   (白)     强贼!清平世界,朗朗乾坤,如何胆大抢掠良民妇女?快些将那妇人放下,马上饶你等性命。稍若迟延,管叫你们目下横尸,眼前作鬼!

李太永  (白)     呔!满口胡言。看刀!

(李太永杀,傅奴、李太永同起打。四蓝文堂、四下手、李太永同死,同跑下。傅奴救田翠兰。)

傅奴   (白)     那一女子醒来!

田翠兰  (二黄导板)  苏醒半晌睁开眼,

     (哭)     哎呀!

傅奴   (白)     女子醒来,女子醒来吓!

田翠兰  (白)     哎呀!

     (唱)     闪目秋波用目观。

             见一老者面前站,

             鹤发童颜似神仙。

             手中擎着镔铁剑,

             冷气浸人透胆寒。

             看罢一时暗思转,

(田翠兰哭。)

田翠兰  (白)     双膝跪倒地平川。

傅奴   (白)     那一女子,家住那里,姓氏名谁?为何被贼兵掳抢?起来讲。

田翠兰  (白)     哎呀,君子容禀!

傅奴   (白)     贼兵已退,有话慢慢的讲来。

田翠兰  (哭)     哎呀!

     (二黄正板)  未曾开言泪满面,

             恩公请上请听言:

             奴家落在贼人手,

             性命残生难保全。

             君子相救恩非浅,

             恩深如海重如山。

             奴家本是宦门女,

             我父朝中坐大官,

             位列三台职不小,

             宰辅当朝本姓田。

             奴为兵荒逃灾难,

             遭逢颠险路途间。

             若肯送我把父见,

             不负深恩上有天。

(田翠兰哭。傅奴背躬。)

傅奴   (白)     喂呀,此女原来是田丞相的千金,乃是我家公子的原配。虽未过门。我与她有主仆之意。我若把来历说明,她若知道我是闵老爷的家人,只恐小姐羞愧,不肯与我同行。不如把她瞒过,待到了京都,见了我家老爷再把真情说明,也还不迟。

             啊小姐在上,小老儿不知丞相之女,多有失敬。

田翠兰  (白)     岂敢,你姓氏名谁,要往何处而去?

傅奴   (白)     小老儿姓王名仁。只因要上京投亲,路过此处,无意之中,把小姐救下。此时正在兵荒马乱之际,料小姐一人,难以行路。但是小老儿意欲送小姐进京,怎奈男女同行,又恐不便。此事如何是好?

田翠兰  (白)     我看你鬓发皆白,年老之人,寿过花甲。又待何妨。吓!

     (唱)     望求恩公来怜悯,

             须把奴家送进京。

             男女同行话错论,

             我有一事禀恩公:

             奴今认你为义父,

             我就是你女娇生。

             父女同行礼当正,

             就此登程怕何人。

傅奴   (白)     啊!

     (唱)     看这女子多聪明,

             可称无双烈女名。

     (白)     哎呀,到底是丞相之女,说话周全,实实的近礼。相认义父,除了嫌疑。有清有白,好与我同行上京,去见她的父亲。似这等聪明果敢,真乃宦家俊杰,女中丈夫。

             啊,小姐,若叫我送你进京,这倒容易。小老儿乃是平民百姓,怎敢把丞相的千金,认为义女。倘若宰辅闻知,我的罪过不小。

田翠兰  (白)     恩公吓!

     (唱)     救命之恩如山重,

             何分贵贱与贫穷。

             今朝认你为义父,

             到老终身无变更。

             休得迟延程途远,

             只恐后面有贼兵。

傅奴   (白)     哎!

     (唱)     暂且与她浑涵混,

             也好赶路一同行。

     (白)     走哇!

(傅奴、田翠兰同下。)

【第二场】

李氏   (内西皮导板) 家丁前去报喜信,

(四家丁、四仆妇、二丫鬟、轿夫、李氏同上。)

李氏   (西皮正板)  我儿得中头一名。

             且喜一家多欢庆,

             因此星夜奔都京。

             家丁催马往前进,

(四家丁、四仆妇、二丫鬟、轿夫、李氏同走小圆场。田翠兰、傅奴同上。)

傅奴   (唱)     一心急奔路途程。

             无心观看路旁景,

田翠兰  (唱)     但愿早见老严亲。

(傅奴、田翠兰同下。李氏看。)

李氏   (白)     呀!

     (唱)     坐在轿内来观定,

             见一美貌女钗裙。

             见她走路甚端稳,

             有一年老随后跟。

             看他好像傅奴样,

(李氏看。)

李氏   (白)     呀!

     (唱)     果然不差半毫分。

     (白)     傅奴前者跟随公子进京,如何今朝在此?其中定有缘故。

             左右住轿。

四家丁  (同白)    啊!

李氏   (白)     家丁们,把那行路老者唤来!

四家丁  (同白)    啊!

             那行路老者转来。

(傅奴上。)

傅奴   (白)     啊,何事?

四家丁  (同白)    啊,原来是傅管家。

傅奴   (白)     啊,众位朋友。

四家丁  (同白)    傅管家,今有夫人在此,叫你前去问话。

傅奴   (白)     哦,夫人来了。待我前去拜见。

             啊,夫人在上,老奴叩见。

(田翠兰上。)

田翠兰  (白)     啊,恩父对我言讲,他乃平民百姓,并无辖管。如何跪在人家轿前,不知是何缘故?待我向前听他讲些甚么?

(田翠兰听。)

李氏   (白)     傅奴,你同公子进京,离家甚久,如何今日还在此地?莫非你背主脱逃,流落在外?

(傅奴哭。)

傅奴   (白)     哎呀夫人哪!听老奴从头告禀。

     (西皮二六板) 遵从夫人来差遣,

             主仆一同奔长安。

             二人星夜向前赶,

             不辞辛苦路途难。

             那日行路天色晚,

             夜宿古庙把身安。

             夜梦火判来指点,

             火判泄漏内机关。

             他说老爷遭大难,

             玉帝动怒火焚监。

             苦苦哀求发慈善,

             指明急速上西川。

             拜请九莲灯一盏,

             老爷无事得安然。

             老奴醒来辞公子,

             怀忠全义秉心虔。

             舍命闯过阴阳界,

             恶鬼凶神把路拦。

             将我唬倒尘埃地,

             灵魂一直到仙山。

             真人慈悲发善念,

             暗送莲灯南牢监。

             老奴复又还阳转,

             主仆相会路途间。

李氏   (白)     呀!

     (唱)     听他之言暗赞叹,

             千辛万苦救主难。

     (白)     原来有这段的情由在内。这等说来,实实的难为与你。这如今老爷被赦出险,公子名登金榜。主仆幸喜相见,快些跟我进京,同享荣华。

傅奴   (白)     小人还有一事,禀知夫人:今有田小姐,半路途中,被贼兵掳抢。老奴路见不平,把贼兵赶散,救下千金,现在此处。

(李氏笑,下轿。)

李氏   (笑)     哈哈哈!

     (白)     啊,田小姐!

     (西皮二六板) 走向前来把话论,

             小姐听我说分明:

             天官结发本姓闵,

             当朝一品作公卿。

             我家老爷与你父,

             同辅大晋一殿臣。

             闵、田两姓结秦晋,

             割下衫衿结作亲。

             黄雄作乱干戈动,

             亲事耽误有几春。

             我家老爷多直性,

             口快浊言劝令尊。

             本参天官君王准,

             老爷陷入险禁门。

             我在原籍闻凶信,

             遣子上京救天伦。

             幸喜神佛暗护定,

             天子生下王储君。

             吾主万岁放大赦,

             才得逃出祸临身。

             吾儿玉良身得中,

             领兵前去灭贼人。

             差遣家丁送喜信,

             接我一同奔都京。

             巧遇小姐甚侥幸,

             快快随我一路行。

田翠兰  (白)     呀!

     (唱)     一听今朝见诰命,

             心中展转自沉吟。

             只为兄长太烈性,

             我与单洪结成婚。

             倘若进了天官府,

             羞口难开话怎云。

             心中着急无计定,

             出入进退两无门。

             思想兄长实可恨,

             不该强霸去讹亲。

李氏   (白)     啊,小姐。你我今朝相逢,此乃大喜。何必伤感?快请上轿,你我同行。

田翠兰  (白)     是。

李氏   (白)     小姐吓!

     (唱)     免受风波路途奔,

             入都同见你令尊。

             家丁即忙把路引,

             荣华受享住两春。

(李氏笑。众人同下。)

【第三场】

(闵觉上。)

闵觉   (引子)    忠心为国除奸佞,辅晋室锦绣江洪。

(院子上。)

院子   (白)     启老爷:原郡夫人到了。

闵觉   (白)     有请。

院子   (白)     有请!

(吹打。李氏、田翠兰、傅奴同上。)

闵觉   (白)     啊,夫人!

李氏   (白)     啊,老爷!

(闵觉、李氏同笑。)

李氏   (白)     老爷请坐。

傅奴   (白)     老奴叩见老爷。

闵觉   (白)     傅奴,你辛苦了,起来。

傅奴   (白)     谢老爷!

闵觉   (白)     夫人,这是何人?

李氏   (白)     这就是田小姐。小姐见过你叔父。

田翠兰  (白)     是。

             田翠兰参见叔父。

闵觉   (白)     贤侄女请起。

田翠兰  (白)     谢叔父。

(单彩屏暗上。)

单彩屏  (白)     婆婆在上,儿媳妇拜见。

李氏   (白)     啊,老爷,此位是谁?怎么口呼我是婆婆呢?

闵觉   (白)     只因玉良与傅奴分手进京,行至中途,偶得疾病。多亏单有缘单员外搭救,又与他子单洪结拜。可恨田松讹亲,单公子假扮新人,与田翠兰结亲。单员外避祸,把爱女彩屏配了玉良,两下里巧结姻缘。二公子双登及第,中了文武状元,奉旨征剿凶寇去了。这就是单员外之女,名唤彩屏。

李氏   (白)     哦,我这才明白了。

闵觉   (白)     夫人同田小姐因何到了一处?

李氏   (白)     只因田家小姐,同他奶公、奶母逃难,指望奔往京中。不想他奶公、奶母被贼兵冲散。小姐又被贼人掠抢,路遇傅奴解救,我主仆中途相会,因此同到京都。

闵觉   (笑)     哈哈哈!

     (白)     此乃一番奇遇,非同儿戏。

             侍女、丫鬟,把田小姐请到后面,与单员外拜见。暂且与我的儿媳同居,等待二位公子,得胜回来,再叫武状元与田小姐相府认亲。

             夫人,儿媳妇,同田小姐后面歇息去罢。

田翠兰  (白)     多谢叔父。

单彩屏  (白)     小姐随我来吓。

(田翠兰、单彩屏、李氏同下。)

闵觉   (白)     傅奴,你老爷这场大难,亏你千般苦楚吓!

     (西皮正板)  全忠怀义恩情重,

             为主拜请九莲灯。

             那时我还不肯信,

             神圣梦中点化明。

             说道义仆救恩主,

             神人赐宝免灾星。

             单单不烧狱神庙,

             九莲神灯救我生。

             不亏求灯救性命,

             南牢之中赴幽冥。

             主仆二字休提起,

             我父子一同奏朝庭。

             天子一定龙恩重,

             方显救主的义名永长青,你是我的老恩兄!

傅奴   (白)     老爷言之差矣。小人舍命救主,乃是义礼当然。老奴焉敢与老爷弟兄相称?

闵觉   (白)     你有救命之恩,理当如此,你也不必推辞。从今以后,你是我的恩兄,我是你的义弟!

傅奴   (白)     老爷折杀小人了!

(傅奴跪。)

闵觉   (西皮二六板) 千辛万苦救我命,

             双手扶起叫义兄:

             舍命闯过阴阳境,

             义胆忠心甚至诚。

             仙山宝洞人难进,

             必然途中险又凶。

傅奴   (白)     哎呀老爷!

     (唱)     小人遵奉神人命,

             只因救主秉虔诚。

             幸托老爷有洪运,

             真君应允九莲灯。

             暗差神人来护定,

             答救恩主免灾星。

             将我送转回阳世,

             两次为人死后生。

闵觉   (白)     恩兄为我受了这番苦楚,不是你侠义怀忠,焉能拜求仙家的法宝?

             家丁们,后面备宴,你老爷与恩兄压惊。

四家丁  (同白)    啊,是。

闵觉   (白)     恩兄来呀!

     (笑)     哈哈哈!

傅奴   (白)     哎呀,折杀小人了哇!

闵觉   (白)     来呀!

(闵觉、傅奴同下。)

【第四场】

(四红文堂、四红大铠、四上手、许万和、姜春山、李辅庭、起福来、单洪、闵远同上。)

单洪   (西皮二六板) 将贼山寨来围困,

             贼人闭寨不出征。

             只得写本把京进,

             求取粮草安军心。

             粮草已到威大振,

             议论调兵擒贼人。

             不知不觉一月整,

             不能攻打闷在心。

             在此耽延不大紧,

             军粮完竣无计行。

闵远   (唱)     贤弟且自免愁烦,

             细听愚兄把话言:

             今乃黄道正好战,

             定然攻破这座山。

单洪   (白)     好哇!

     (唱)     坐立中军把令传,

             大小三军要争先。

             出营休得旌旗展,

             暗取贼人巨齿山。

             行至山口齐呐喊,

(四红文堂、四红大铠、四上手、许万和、姜春山、李辅庭、起福来、单洪、闵远同走大圆场。)

单洪   (唱)     一战成功得胜还。

(众人同下。)

【第五场】

(四蓝文堂、四蓝大铠、四大将、四下手、张能同上。)

张能   (唱)     被困三月不出战,

             不料山寨粮草完。

             只恐喽兵心散乱,

             且候探马报根源。

(报子上。)

报子   (白)     报启大王:今有官兵前来攻取城关!

张能   (白)     再探!

报子   (白)     得令。

(报子下。)

张能   (白)     且住!黄雄每日贪恋抢来女子,豁拳行令,终朝不理山寨之事。今有官兵前来攻打,趁此诈出山寨,弃了此地。

             众喽兵,齐心诈出山寨,随我逃走!

四大将、

四下手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六场】

(四红文堂、四红大铠、四上手、许万和、姜春山、李辅庭、起福来、单洪同上。)

单洪   (西皮二六板) 坐立雕鞍把话讲,

             遭困贼寇听端详:

             本帅今朝领兵将,

             要把山寨踏平阳。

             你等早早归降往,

             稍迟便要死疆场。

(四蓝文堂、四蓝大铠、四大将、四下手、张能同上。)

张能   (白)     伙计们,山寨无粮,大料难以敌挡。大家不如就此献山投降,可免刀下作鬼。

(开山城。四蓝文堂、四蓝大铠、四大将、四下手、张能同丢兵器,同跪。)
四大将、
四下手、

张能   (同白)    元帅老爷,我等情愿投降归顺,望乞开恩饶命。

单洪   (白)     你等归降,俱都免死。不知山贼黄雄,他今在何处?

四大将、
四下手、

张能   (同白)    启元帅:他如今现在后寨取乐。

单洪   (白)     既然如此,尔等引路,待本帅前去擒他。

四大将、
四下手、

张能   (同白)    啊!

单洪   (白)     兵抵后寨。

四上手、
许万和、
姜春山、
李辅庭、

起福来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七场】

(四女子、黄雄同上。)

黄雄   (唱)     豁拳行令多欢畅,

             饮酒取乐喜非常。

             各个生得仙女样,

             陪伴安眠对成双。

             应在花下把命丧,

             作鬼风流意扬扬。

女子甲  (白)     请问寨主爷,现时官兵围困山口,倒有三个多月,大王为何不想退兵之策?若有疎虞,如何是好?

黄雄   (白)     美人,你们心下不必多虞。虽然官兵围困日久,我自有主意。我想李太永不久大兵即至,两处兵将合在一处,奋勇杀上一阵,何愁不把那单洪打个弃甲抛戈!

四女子  (同白)    大王言之有理。

单洪   (内白)    莫放黄雄逃走!

(四红文堂、四红大铠、四上手、许万和、姜春山、李辅庭、起福来、单洪自两边分抄上,分下。)

黄雄   (白)     哎呀!

     (唱)     只见官兵人势众,

             凶如猛虎抖威风。

             欲待动手难施勇,

             孤身独自怎相争?

     (白)     也罢!

     (唱)     不如拔剑身自刎,

             大概是我绝地逢。

(黄雄自刎,下。四女子同跑下。四红文堂、四红大铠、四上手、许万和、姜春山、李辅庭、起福来、单洪同上。)
四上手、
许万和、
姜春山、
李辅庭、

起福来  (同白)    黄雄自刎。

单洪   (白)     把那强贼的首级枭来!

四上手、
许万和、
姜春山、
李辅庭、

起福来  (同白)    啊。

单洪   (白)     众将官,查点内寨的金银粮米,俱各写明造册,搬运大营,不可迟误。

四上手、
许万和、
姜春山、
李辅庭、

起福来  (同白)    啊。

单洪   (白)     随后火焚山寨。歇兵三日,人马班师回朝。人马回营犒赏。

四上手、
许万和、
姜春山、
李辅庭、

起福来  (同白)    啊。

(众人同下。〖尾声〗。)
(完)


浏览次数:61 ┊ 字数:7619 ┊ 最后更新:2019-08-23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